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值得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烟草 >

“中邦制作”之第一个卷烟品牌

日期:2019-11-28 07:47 来源: 烟草

  百年前的中国制造,百年前的光荣品牌。方寸间传递着历史与文化的韵味,肌理中洋溢着记忆与故乡的气息。时代有时代的缔造,记忆有记忆的味道。城墙微映着历史的斑驳,光火温暖石栏青苔。一念津门故里,一捧家国情怀。

  “中国制造”是一个响亮的名字。这四个字代表着民族的信心、光荣和骄傲,代表着中国制造业的快速成长与发展。前几日,历经艰难探索,我国终于制造出了圆珠笔头,改变了圆珠笔核心材料高度依赖进口的局面,打破了一直以来“笔尖上的拷问”,书写出了中国制造的创新力量,着实令人振奋,而同样是属于制作业的烟草行业,百年之前在外国机制卷烟涌入的情况下,我国又是怎样回答机制卷烟制造这个难题的呢? 据历史档案记载,1903年中国第一家官商合办的烟草公司——北洋烟草公司在天津成立,生产了中国第一包民族机制卷烟“龙球”。中国之烟叶,国人之配方,承载着沉甸甸的希冀与盼望,饱含着创业者的心血与付出。小小一包烟,成为中国民族机制卷烟制造的开篇之作,也成为当时西方列强侵略下民族实业抗争之缩影。

  文化如螺钿的波纹,细润着历史的波涛汹涌,并在时间的长河中树立起了一座座里程碑,成就了一个个值得铭记的经典,烟草文化亦是如此,丝缕之间,百年传承;方寸之中,经典延续。

  文化掠影 中国传统烟俗“食以疗饥饮解渴,二者缺一不生活”,而对于非疗饥、解渴的嗜好之物来说,烟草自万历年间传入中国便开始风行,作为中国民俗文化的一种,随着几百年岁月的积淀,逐渐渗透到了社会习俗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形成了日渐浓厚的文化色彩。早期,吸烟的风俗在市民的日常生活中即有体现,据陈琮《烟草谱》记载,当时“市井间设小桌子,列烟具及清水一碗,凡来食者,吸烟毕即以清水漱口,投钱桌而去”。后来,随着烟草种植面积的扩大,吸烟人口不断增加,出现了一系列具有文化韵味的烟具,形成了具有文化特色的吸烟习俗。

  旧时,人们喜好吸旱烟和水烟,在一些文人的作品中都有相关描述,如《无所用心斋琐语》一文中所描绘的,苏州妇女“日高,春犹有酣寝未起者,簪花理发,举动而人,妆毕向午,始出闺房,吸烟草数筒……”。字里行间,一幅江南风俗画已跃然纸上,烟草也成为民俗文化中的一枚点缀。

  旱烟、水烟、鼻烟是比较常见的烟具,一直延续至今。各种器具长短交错,琳琅生辉,映射着丰富多元的烟草文化。旱烟管长短不一,长者可作杖藜;细小可供玩赏。有些吸烟者喜用长烟筒,以烟气舒徐为美。静海吕氏妻曾作诗戏咏长烟筒,“伸时窗纸破,钩进月光来”,吐露吸烟时的闲暇之情,别具一番文化情趣。

  吸水烟是中国传统的吸烟方式之一,用水烟袋吸烟,使烟气从水中过滤,可以减少焦油和尼古丁等有害成分,“云南十八怪”当中的“竹筒当烟袋”就是一种水烟筒。此外,烟荷包、鼻烟等也形成了一种文化逐渐融入人们的生活之中。

  在中国,烟草文化也被赋予了中华文明的色彩。客至敬烟奉茶是中国传统礼俗,烟草“醉人无籍酒,款客不输茶”,成为常见的社交工具,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国人“让人而不争先”的礼节特点。过节、婚庆等场合也少不了烟草这个沟通感情的角色,烟草作为一种媒介渗透着中国文化的点滴,延绵着民族文化的味道,几百年间激发了许多文人的灵感与情思,诸多吟咏烟草的章句也相继流传,在文化长河中书写了独具特色的一笔。

  随着科技的进步,工业化大生产时代的来临,旱烟和水烟等传统的吸烟方式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机制卷烟应运而生,它的诞生使得烟草能够实现规模化生产和广泛地传播,从而开启了烟草文化崭新的时代记忆。

  据史料记载,机制卷烟的历史始于19世纪50年代,当时,古巴人苏西尼发明了填充式卷烟机,并于1853年在古巴的卷烟厂投入使用。1880年,美国机械师邦萨克发明了生产能力为每分钟250支的重力下丝式卷烟机,开辟了卷烟生产的新纪元。邦萨克卷烟机得到了西方工业企业的重视,并不断发展、应用,机制卷烟开始在西方快速传播。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得到了外国烟草公司的关注,此后不久,外国的机制卷烟就敲开了中国的大门。

  19世纪60年代,美国人麦斯塔德(R. W .Mustard)从美国德拉瓦州来到上海,在上海旗昌洋行工作一段时间后,于上海广东路开设了老晋隆洋行(Mustard & Co. Ltd.)。当时洋行经营的产品以船上用品为主,兼售五金、银箱和各种食品,并代理经销一些美国品牌的产品。

  20余年后,老晋隆洋行率先在中国引进了外国机制卷烟,这还要缘于一名在洋行工作的中国员工。1888年,在老晋隆洋行供职的中国人邓宁在礼查饭店结识了一位手持“品海”牌卷烟的美国人,他是美国杜克父子烟草公司的推销员,翌日,邓宁便将他引见给了麦斯塔德,双方经过一番洽谈后,老晋隆洋行决定在华经销美国烟草公司的“品海”牌卷烟。 1890年前后,老晋隆洋行开始向中国进口在达勒姆和纽约工厂生产的“品海”牌香烟,并被指定为美国烟草公司所有品牌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邓宁在美国烟草公司销往中国第一箱卷烟的提货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品海”牌卷烟是早期引入中国的比较有影响力的国外卷烟品牌,英文名称为pinhead,中文含意是钉子。最早输入我国的“品海”烟标为10支卡标,出品厂家标注为“美国烟草公司”。民国时期《天津地理买卖杂字》中,有“卖烟卷,吸品海,顶球飞艇数刀牌”之语。在中国烟草博物馆中,藏有关于“品海”牌卷烟的宣传画,有“美国地方收取品海烟叶图”“品海烟运至上海图”“品海烟铁路运货图”“品海烟零售图”“富贵人吸品海烟图”等,反映了“品海”烟制造、运输以及在中国的销售和文化渗透情况。

  起初,中国人习惯吸食水烟和旱烟,近代天津名人戴愚庵《沽水旧闻》云:“庚子先,天津吸纸烟者,稀于威风祥麟,而抽旱烟者触目皆是。”许多中国人还不认识外国的机制卷烟,这个用白纸包卷烟丝的细长棍儿两头都可以吸,大家觉得稀奇,当做玩物,购买者也很少。所以,老晋隆洋行最初每月仅采购3箱卷烟,销售对象也是在上海租界内生活的外国侨民。为打开销路,拓展中国市场,老晋隆洋行开始采用发放张贴画、散发小册子、免费送烟等多种方法来聚拢客源。同时,为了开拓市场,老晋隆洋行找到7家杂货店作为批发经销商,这些经销商利用自己经营的网络,不断拓展卷烟生意。如此一来,国人也逐渐开始接受了外国卷烟,纷纷前来购买。

  几年后,英美烟公司购买了老晋隆洋行的控股权,老晋隆洋行利用与当地中国商人的关系创立了一个名为上海烟草行会的销售代理机构,为英美烟草公司在上海提供了一个销售网,并与当地零售商做起了排外交易,这些零售商成为抵御国内烟草制造商竞争产品的屏障。

  随着外国纸烟在中国的盛行,老晋隆洋行的利润额不断上升,并发现卷烟所获的优厚利润竟大大超过了其他商品的收入,为了攫取更多的经济利益,老晋隆洋行决定增加卷烟投放量,但又考虑到从大洋彼岸输送卷烟的困难及成本,于是萌生了引进外国卷烟机器,在中国本地产销卷烟的想法。

  据《中国近代工业史》记载:1891年,老晋隆洋行投资一万两白银引进美国邦萨克卷烟机,在天津开设了一家有50名工人的小规模卷烟厂,生产“品海”卷烟。与此同时,20多家外国烟草公司开始在中国大地上萌芽,1891年,英商高林洋行开设了一家卷烟厂,与老晋隆洋行同时引进卷烟机;1898年,日本人开办了北华制造烟草公司;1903年,希腊人开办了协和烟草公司;1910年,希腊人兴办正昌烟草公司。据史料记载,自1895年至1898年,全国外烟输入从27.93万海关银两一跃到68.74万海关银两。外国烟草制品垄断中国烟草市场的局面日益加剧,纸烟进口成为当时国家一大漏卮,外商获利甚厚,民族利益受到严重侵害。这种局面引起了中国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为遏制国之利源外流,抵制洋货,收回利权,中国民族工业开始了机制卷烟制造的探索历程。

  1903年,中国官商合办的北洋烟草公司成立,其生产的第一包民族机制卷烟在天津小站诞生,是为中国造烟之起点,开启了中国卷烟工业的新篇章。

  百年时光轮回流转,一烟勾勒前世今生。时隔108年,2011年由故宫博物院和伪满皇宫博物院联合举办的“末代皇帝溥仪紫禁城用品展”上,一款由蜡纸和锡箔纸包裹的硬盒10支装卷烟格外别致,烟盒内装有67毫米的卷烟,满溢着时代记忆的味道。

  仔细观察这包烟,可以看到一个六面立方体的烟盒,烟盒每一面都有文字和图案,图案采用的是凸版套印技术来进行印刷,细小的线条与颜色相互叠加,精致而有韵味;烟盒局部,包括品牌文字和四面栏框等,还使用了烫金工艺,金属光泽使整体效果又多了几分堂皇。烟盒正面上方商标标注英文“TOPAZ DRAGON”,主体图案是一条龙;背面是一排奖牌,并标注英文“PRIZE MEDALS”,下方用英文写着防伪方法,即每一包烟都有“北洋烟草公司制造”(Beiyang Tobacco Manufacturing Co.)花体英文的签名。烟盒侧面用隶书标注中文“天津北洋烟草公司制”,注明了生产的公司和地点;另一侧面用英文写着“10支装”。烟盒的整体设计风格与当时的“孔雀”牌、“金鼠”牌比较接近,既突出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又迎合了当时国际艺术流派的特色,体现了一定的时代感。

  这款卷烟就是北洋烟草公司生产的“龙球”牌卷烟。由于在北洋烟草公司试办期间“蒙宠赐章”,故将卷烟命名为“龙球”,其商标在当时清政府商部备案。据中国历史第一档案馆馆藏档案记载,“龙球”卷烟是官商合办的北洋烟草公司生产的,并采用中国烟叶制成,由国人秦辉祖主持调制配方及生产,是一款真真正正由中国人制造的机制卷烟。

  当时,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都有吸烟嗜好,为此天津进贡了许多卷烟,包括一些国外的卷烟品牌。1904年10月,时逢慈禧太后七十大寿,北洋烟草公司将中国制造的“龙球”牌卷烟进呈,被赏寿字、三镶如意和大卷宁绸二疋,这在当时属于较为丰厚的赏赐,可见“龙球”牌卷烟在当时已得到了宫廷的认可。

  在当时民间市场,“龙球”牌卷烟也颇受欢迎。“龙球”烟的吸味与外烟“品海”、“孔雀”相当,而当时“品海”、“孔雀”价格昂贵,所以相比之下,“龙球”非常畅销。按照当时的计量单位,卷烟装箱一匣为50盒,一箱为100匣。1904年一年时间,“龙球”共卖出16796匣,即839800盒。当年9月,北洋烟草公司生产了“龙球”铁筒烟,每筒50支装,到年底共销售800筒。1905年正月,卖出“龙球”纸烟67箱零30匣,“龙球”铁筒烟200筒,当时订货动辄百箱,可见其销路畅旺。

  至今,在故宫博物院库房中,仍有宫廷旧藏的“龙球”牌卷烟47盒,推测应是当时北洋烟草公司进贡之遗物。

  2013年,在中国烟草博物馆的支持下,天津市从事工业历史研究的相关工作人员到故宫博物院,提出了仿制“龙球”牌烟标的想法。故宫博物院欣然接受并很快开始了复制工作。新中国成立之初,故宫博物院就建立了以人工临摹为主要复制方式的古书画复制团队,随着科技的发展,故宫博物院也建立了数字复制工作室,应用高精度图像采集、色彩管理、数字喷绘等技术来复制文物。“龙球”烟盒的复制就是综合采用数字技术与人工临摹的方法来完成的,最大限度使复制件从质感、色彩、材料等方面接近文物原件。“龙球”烟盒的成功复制使得这个卷烟品牌能够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使这段民族历史能够得到见证。同时,“龙球”烟盒的复制方法、复制工艺,对于以后多类型文物的复制也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一个文物就是一段历史,而历史赋予了文物精神的内核。小小的“龙球”烟盒,方寸之间书写着时代的经纬与记忆的脉络,其承载的深厚底蕴丰富着中国烟草工业记忆、天津城市记忆、历史文化记忆,悠久厚重又可娓娓道来。

  “中国制造”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光荣的,都体现着民族振兴的决心,也是中华民族奋发图强、不甘落后精神的写照。百年前“龙球”卷烟的诞生,闪耀着历史的光辉,万千的期许,于前路是一段历史,于未来是一种铭记。

烟草

上一篇:

下一篇: